诺华Kisqali获欧盟推荐成一线治疗乳腺癌CDK4/6抑制剂

2018年11月19日,瑞士制药巨头诺华的新型乳腺癌靶向药物Kisqali(ribociclib)近日在欧盟监管方面传来喜讯,欧洲药品管理局(EMA)人用医药产品委员会(CHMP)已发布积极意见,推荐批准扩大Kisqali的适应症。

具体而言,CHMP建议批准Kisqali联合氟维司群(fulvestrant)作为初始内分泌疗法用于激素受体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R+/HER2-)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以及用于之前已接受内分泌治疗的患者。此外,CHMP还建议批准Kisqali联合内分泌疗法和一种促黄体激素释放激素激动剂(LHRH)治疗绝经前、围绝经期女性患者。

乳腺癌是20-59岁女性群体癌症死亡的首要原因,Kisqali是迄今为止在最大规模的一线临床研究中与内分泌单独治疗相比表现出一致、优越、持续疗效的CDK4/6抑制剂,同时也是在一项精心设计的III期研究中被评估专门用于绝经前、围绝经期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治疗的唯一一种CDK4/6抑制剂。

现在,CHMP的意见将提交至欧盟委员会(EC),后者将参考CHMP的意见并将在未来2-3个月内做出最终审查决定。该决定将适用于所有28个欧盟成员国及冰岛、挪威及列支敦士登。

监管方面,美国FDA和欧盟EC最初于2017年3月和8月批准Kisqali联合一种芳香酶抑制剂,作为一种初始内分泌疗法,用于HR+/HER2-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绝经后女性患者的一线治疗。此次批准是基于关键性临床研究MONALEESA-2的数据。

今年7月,Kisqali获FDA批准扩大适应症,用于激素受体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R+/HER2-)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在美国市场,Kisqali目前是唯一一种适用于联合芳香酶抑制剂治疗绝经前、围绝经、绝经后女性患者的CDK4/6抑制剂,并且也适用于联合氟维司群(fulvestrant)作为绝经后女性患者的一线或二线治疗。

CHMP的积极意见,是基于2项关键性III期临床研究(MONALEESA-7和MONALEESA-3)的数据,这些研究显示,与内分泌疗法单独治疗相比,基于Kisqali的方案使无进展生存期(PFS)显著延长,并且疗效在治疗8周时就已显现。

具体而言,MONALEESA-7研究中,在绝经前、围绝经期女性患者中,与一种芳香酶抑制剂+戈舍瑞林(goserelin)方案相比,Kisqali+一种芳香酶抑制剂+戈舍瑞林方案使中位PFS几乎翻倍(27.5个月vs13.8个月,HR=0.569,95%CI:0.433-0.74)。

MONALEESA-3研究中,在横跨一线治疗和二线治疗绝经后女性患者的整个群体中,与氟维司群单独治疗相比,Kisqali+氟维司群方案显著延长了中位PFS(20.5个月vs12.8个月,HR=0.593,95%CI:0.480-0.732)。这些研究中,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发生率≥20%)包括中性粒细胞减少、恶心、感染、疲劳、腹泻、白细胞减少、呕吐、脱发、头痛、便秘、皮疹和咳嗽。

据估计,在全球范围内,每年大约有26.7万名女性确诊为晚期乳腺癌,其中多达三分之一的早期阶段乳腺癌患者随后会发展为晚期疾病,目前尚无治愈方法。在绝经前女性中晚期乳腺癌是一种生物学上独特的、更具侵袭性的疾病,是20-59岁女性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这些年轻女性患者面临着特殊的挑战,包括过早绝经、情绪困扰、职业和个人生活紧张等。

Kisqali是一种口服靶向性CDK4/6抑制剂,能够选择性抑制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6(CDK4/6),恢复细胞周期控制,阻断肿瘤细胞增殖。细胞周期失控是癌症的一个标志性特征,CDK4/6在许多癌症中均过度活跃,导致细胞增殖失控。CDK4/6是细胞周期的关键调节因子,能够触发细胞周期从生长期(G1期)向DNA复制期(S1期)转变。在雌激素受体阳性(ER+)乳腺癌中,CDK4/6的过度活跃非常频繁,而CDK4/6是ER信号的关键下游靶标。临床前数据表明,CDK4/6和ER信号双重抑制具有协同作用,并能够抑制G1期ER+乳腺癌细胞的生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诺华Kisqali获欧盟推荐成一线治疗乳腺癌CDK4/6抑制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