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身热,健身房却陷危机?60%都亏损

如今,在我们的身边,一场全民健身热正在兴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各种各样的锻炼和健身活动当中。按照国务院发布的《全民健身计划》,到2020年,我国的体育消费总规模,要达到1.5万亿元人民币。可以说,健身产业迎来了一个巨大的发展机会。然而,记者近期对国内的健身市场进行调查时却发现,一度遍地开花、扩张迅速的健身房,正在遭遇一场严重的经营危机。

  “我们在大众点评上有大量的投诉没有处理,我们的微博到2013年就没有更新,我们很多门店的器械已经老化不堪……”。这是今年十月,国内知名的健身房品牌青鸟健身的新任董事长卞光明,在给员工的公开信中写下的话。青鸟健身,是国内最早的健身房连锁品牌之一,从2001年成立至今,最多的时候,在全国曾经拥有16家门店,然而,在2011年的时候,却接连传出了关店、欠款、倒闭的消息。

  青鸟体育董事长 卞光明:房租大概涨了五倍,但青鸟的会员卡2001年6800块钱,现在呢是4800块钱,其实在从收入层面,它还是下降的,这导致当时企业的现金流还是出现了这个亏损的情况吧。

  卞光明告诉记者,青鸟健身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成本问题。因为,传统的大型健身房是重资产模式,资金压力很大。以一个3000平米的健身房为例,每月人工成本加房租水电支出在80万左右,这也迫使他们必须采取会员年卡、季卡这种预付费的消费模式。

  乐刻健身副总裁 唐雅君:就是老板给总经理压力,总经理给私教主管压力,再买私教啊,你再买几年卡,卡还没用完就再给你推卡。

  在生存压力之下,不少变味的回笼资金手段相继出现:一些健身房里的专业教练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游说顾客办卡,而健身房推出的消费卡,也从年卡,变成了3年卡、5年卡,甚至10年卡。今年七月,曾经十分红火的加州健身在亚太地区全面倒闭,不少会员手中高达数万元的各种年卡,都已无法兑现。

  青鸟体育董事长 卞光明:有些人利用预售制度呢就买了一批器材,付了一点点钱,租了房子,然后就把健身房开起来了,有的老板甚至把钱都揣兜里拿走了。

  这种传统的经营模式,显然已经难以为继。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的报告中显示,目前我国成规模的健身房数量在1万家左右,当中大约60%处于亏损状态,能达到营收平衡的只有20%。

  规模小门槛低 智能健身房成新宠

  全套的健身器材、专职的健身教练、动辄几千平米的面积,像这样的传统大型健身机构,目前正遭遇着经营危机。但与此同时,一种小型化、智能化的新型健身房开始出现,并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迅速扩张。这些新型健身房有什么不一样,又能不能得到消费者的青睐呢?

  这是一家“隐藏”在北京某写字楼里的健身房,面积差不多只有两三间办公室大小。放眼望去,健身房几乎没有什么工作人员,前来健身的消费者们所有的操作都依靠手机APP和手环完成,全程无需跟任何人沟通。

  光猪圈健身董事长 王锋:可以看到我们的跑步机,我们所有的更衣柜,淋浴器,还有我们地上设备,都是要通过手环,来进行身份识别才能够使用的。

  消费者:可以随时的看到健身房的使用的情况,还有这个包括那个淋浴使用的情况,然后也可以做出一些预约,方便自己做一些时间上面的管理。

  消费者:智能化的这个APP软件能够督促我,提高我的健身频率。

  这是王锋在北京开出的第5家健身房,他告诉记者,与传统意义上的健身房相比,新型健身房场地选择灵活,硬件支出、管理难度较小,综合成本大约只相当于传统健身房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光猪圈健身董事长 王锋:像销售团队,这个是每个俱乐部一个主力的一个人群,包括它的财务,在我们这儿全部省掉了,除了省钱的同时之外呢,最重要让我们管理减轻了。

  目前,新型健身房主要采用按月消费的方式,每个月价格99至199元不等。与传统健身房用户必须买年卡消费,一次投入高达数千元相比,这极大降低了普通人群参与健身的门槛。

  乐刻健身副总裁 唐雅君:虽然很多健身房在中国到处都是,但是你会发现,还是很多人进不来,因为它的门槛还是比较高一点,比如说它虽然平均单价不高,但是一进来就是要一年,一进来就可能要五年,甚至是十年。

  光猪圈健身董事长 王锋:我们打开这个月卡门槛以后呢,不采用这种高额的预付费的方式,所以这样大量的,我们叫小白用户,或者是潜在用户就涌入健身房了。

  据业内人士介绍,新型健身房最初出现在深圳,随后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以及天津、武汉等二线城市迅速铺开,仅仅一年多时间,就从零发展到现在的100多家。

  缺人才欠管理 健身市场有待规范

  目前,全国大大小小的健身机构有上万家,全行业的产值也达到了千亿的规模。但这在全球上万亿美元的健身市场当中,所占的比重仍然很小。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目前影响健身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其实还是人才的缺乏。

  宝力豪健身董事长 曹岩:我们培训一个真正优秀的教练,不是几个月,几天能够做出来的,他可能需要大量的积累,持续的学习。而我们现在面临的可能优秀一点的教练,可能都想自己去开工作室了。

  青鸟体育董事长 卞光明:高端的人才还是往地产、金融、IT这些行业去,刚刚大家才认识到,原来健身行业也是我可以从事的一个行业。

  此外,健身作为一个新出现的行业,在管理和规范方面,也还有不少的短板。

  光猪圈健身董事长 王锋:比方说在外地,我们健身行业很多地方还属于特种行业,它居然还需要办特种的许可证,那么还有很多地方把健身的,健身洗澡用水归为洗浴用水,或者洗车用水,那么水它是要一两百块钱一吨的。

  中国健美协会秘书长 古桥:前些年也有很多俱乐部开的也多,倒的也多,倒的俱乐部呢会引起一些社会问题,因为像这种健身卡的预售制,的确是一倒闭以后啊,给社会也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作为专业的社会组织,我们也呼吁相关部门能够给这个行业提供一些特殊的政策和特殊的支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全民健身热,健身房却陷危机?60%都亏损